名言集

格雷厄姆 巴菲特 查理芒格 费雪 沃尔特施洛斯 其他

       
巴菲特 致股东的信 说
-----------------
“低估类(基于产业资本视角)”(Generals -Private Owner Basis)——
这类投资包含整体低估的股票,我们主要通过定量分析判断是否低估,但是也特别重视定性分析。
一般来说,低估类的投资,几乎看不出来或根本不知道短期内怎么能上涨。
低估的股票不光鲜,市场不喜欢。它们唯一的好处就是价格低廉,经过审慎分析可以看出,
公司的市值远远低于产业资本所能给予的估值。我重申一下,虽说定量是第一位的,是根本,定性也很重要。
我们喜欢优秀的管理层,我们喜欢好行业,我们希望有一定的“催化剂”刺激不作为的管理层或股东,但是我们要买得值。

 

巴菲特 2017年的信说:
-----------------
美国企业和一揽子股票在未来将必定更有价值。
创新、生产力发展、企业家精神和富足的资本都将有所帮助。
无处不在的怀疑论者们可能通过宣传他们的悲观预期而发迹。
但是如果他们按照他们宣传的废话行动,那么只有上帝才能帮助他们了。

当然,许多公司将被甩在后面,一些公司将倒闭。这些企业被淘汰是市场活力的结果。
而且,未来将偶尔发生市场大幅下跌甚至恐慌,这将对所有股票产生实质性影响。
没人能告诉你们这些冲击将何时发生。我做不到、查理做不到,经济学家们也做不到,媒体更无能为力。
纽约联储的梅格·麦康奈尔曾贴切地对这一恐慌现实进行了描述:
“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寻找系统性风险,然而事实上它倾向于找我们。”

在这样可怕岁月里,你们应该牢记两点:首先,大范围的恐慌是作为投资者的你们的朋友,
因为它会提供物美价廉的资产;其次,个人恐慌是你的敌人。这是毫无必要的。
那些避开高的成本和不必要成本、持有许多大型、适当筹资的企业股票
并坐等较长一段时间的投资者们将必定能够获得不错的收益。


 
巴菲特说:
-------------------------
最喜欢的员工是我自己。我最喜欢的是和喜欢的人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买股票就像自己在运营这家公司,要做研究,但是不要担心短期市场波动。
我要活到100岁。
别拿太多现金,小心钱把钱包烧破了。
并不担心激进投资者威胁到伯克希尔,在我死后也是如此。

对待股票像挑选生意一样,选择一个好的生意,看它的表现,考验它是否值得长期拥有。
按照这种方式按照这种方式选股,挺老生常谈,其它的顺其自然吧。

知道什么是你不能做的非常重要!我们喜欢在滑垒区冒险!

 
巴菲特说:
-------------------------
1. 我通常是在人们对股票市场失去信心的时候购买。
2. 别人贪心时我恐慌,别人恐慌时我贪心。
 
  

巴菲特说:
----------------------
 
投资者本身的行为可能会让持有股票变成某种高风险行为,许多人都有这个问题。
积极的交易,试图“抓准”市场的波动,不充分的多元投资,向基金经理和顾问
支付不必要且高昂的费用,用借来的钱做投资,这些行为都可能会摧毁你的丰厚回报。
如果你一直持有的话就不会有这些风险。

投资者不应该用借来的钱投资,因为市场中任何时候都有可能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
没有经济学家、顾问、电视评论员——当然包括我和查理——能告诉你高风险事件什么时候发生。
所谓的预测家能填满你的耳朵,但是永远不能填满你的钱包。



巴菲特说
-----------------
20世纪80年代初,尽管经济继续下滑,通货膨胀加剧,但却是购买股票的最佳时机.
简而言之,坏消息是投资者的最好朋友,它能让你以较低的价格下注美国的未来.



巴菲特说
-----------------
也许有人会认为,在一个持续发展的世纪里,投资者几乎不可能亏钱.
但却是有些投资者亏了,因为他们总是在感觉良好时买入,在市场充斥着恐慌时卖出.




巴菲特说
-----------------
我们一个一个地寻找公司,很少花时间考虑宏观因素.
我们只考虑那些我们熟悉的企业, 而且价格和管理状况要让我们满意. 
在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买股行为莫过于看到股价上升就按耐不住而出手.



巴菲特说
-----------------
你做的买卖是否合算取决于那些企业的未来获利能力与你的买价相比如何.



巴菲特说
-----------------
我总是在一片恐惧中开始寻找。 如果我发现一些看起来很有吸引力的投资目标,
我就会开始贪婪地买入。但我首先会关注任何投资失败的可能性。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肯定不会亏钱,你将来就会赚钱。这正是我们一直做的不错的一个原因。
这一点是我在20岁时从我的导师格雷厄姆那里学到的。



巴菲特说
-----------------
爱等于快乐。如果有许多的人爱你,那么你就是一个快乐的人。
如果你让我在200亿美元与爱我的20个人之间做出一个选择,我会选择爱我的那20个人。



巴菲特说
-----------------
在Berkshire,我们从来没有妄想要从一堆不成气候的公司中,挑出幸运儿,
我们自认没有这种超能力,这点我们绝对有自知之明,相反的我们试着遵循
2,600年来既有的古老伊索寓言,耐心研究某些树丛里到底有多少鸟儿,
以及他们出现的时机。



巴菲特说
-----------------
过去我就一再警告大家千万不要将你在外面听到或读到有关Berkshire
的任何消息信以为真,即使这消息来自最具权威的新闻单位也一样,
错误报导的杀伤力确实相当高,特别是它们是从令人崇敬的媒体人士
口中传出来的,因为读者与观众一向倾向相信这些管道所传出来的讯息。



巴菲特说
-----------------
聚焦于拟投资资产的未来生产力。
如果你对某资产的未来收入进行了粗略估算,却又感到不安,那就忘了它继续前进吧。
没人能估算出每一项投资的可能性。但没必要当个全能者;你只要能理解自己的所作所为就可以了。


巴菲特说
-----------------
形成自己的宏观观点,或是听别人对宏观或市场进行预测,都是在浪费时间。
事实上这是危险的,因为这可能会模糊你的视野,让你看不清真正重要的事实。



巴菲特说
-----------------
通过我的两个小投资可以看出,我只会考虑一项资产能产出什么,
而完全不关心它们的每日定价。聚焦于赛场的人才能赢得比赛,
胜者不会是那些紧盯记分板的人。如果你能好好享受周六周日而
不看股价,那工作日也试试吧。


巴菲特说
-----------------
在投资的时候,恐惧的氛围是你的朋友;一个欢快的世界却是你的敌人。



巴菲特说
-----------------
买入一家公司的股票,而不了解公司的业务,是不明智的。




巴菲特说
-----------------
你必须热爱你所做的事情,这样才能把它做好。如果你是绝对地爱着你正在做的事,
这就是一个巨大的优势。这是很自然的,热情会增加你的工作效率。
即使不是以同样的方式表现出来,我对所有的投资决定都有完全的热情。

我喜欢思考伯克希尔的问题,我喜欢思考公司的投资,我喜欢思考公司的管理者,
我喜欢思考公司的业务。



巴菲特说
-----------------
我现在要比20年前更愿意为好的行业和好的管理支付一些钱。
本倾向于单独地看统计数据,而我越来越看重的,是那些无形的东西。

投资一个企业,需从多方面进行评估,如良好的行业增长前景,
企业具有很好竞争能力和成长性,以及优秀的可以信任的管理团队等。
在投资之前,尽管不需要100%确定,但对欲投资的企业能够看到其5年、
1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发展前景,并有确切的把握。
这个评估要有相当水平的确定性。


巴菲特说
----------------- 
投资不分国界,我认为我不会改变我的原则。
在世界任何地方购买股票时我都会使用相同的原则。

中国的投机力量比美国还要大,这可能会创造出机会。
人们都寻找容易的方式,但容易的方式往往是错误的。



巴菲特说
----------------- 
我不愿意让一个只有投资经验,而没有运营经验的人来掌管整个伯克希尔。
我通过运营学到了很多,而如果我一生都是在进行投资的话,将永远学不到这些东西。
如果有人兼具这两方面的经验,那将是最好的。

巴菲特还盛赞伯克希尔哈撒韦,称公司有不少管理者对投资也相当了解。


巴菲特说
----------------- 
巴菲特:我和查理在年轻的时候都很让人讨厌。
如果我羡慕一个人,为什么不去学习他的优点呢?
你可以在你的学校里找找那些让你喜欢的人,把他们令你喜欢的地方记下来;
而对于那些你讨厌的人,你同样可以这么做。



巴菲特说
----------------- 
我们只考察那些我们知道在未来十年能够获得什么样成绩的企业。
我们倾向于那些我们确定会有好业绩,而不是有可能取得好业绩的企业。



巴菲特说
-----------------

要想在一生中获得投资的成功,并不需要顶级的智商,超凡的商业头脑,或者秘密的信息,
而是需要一个稳妥的知识体系作为决策的基础,并且有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使其不会对这种体系造成侵蚀。 本书能够准确和清晰的提供这种知识体系,
但对情绪的约束,是你自己必须做到的。